亚广联”主题展映《隔离》超级监狱中的不为人知

  《隔离》(Solitary)由西部制作,被称为“肖申克的救赎”的现实纪录版。摄制组获得特别许可深入拍摄,记录了一个特别的群体,坐落在西弗吉尼亚州的大山和煤矿中间的超级监狱,里面是什么样?有着什么样的人?他们是否如“肖申克”一般?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隔离》讲述的是在美国的监狱系统中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囚犯们被到美国的超级监狱并且被单独。

  迈克,小的时候他就想成为一个老大,他认为,就是他们的文化,由于武装抢劫,他被判38年。

  一位囚犯已经41岁了,他被判无期徒刑,这让他感觉非常无奈,一年一年的觉得越来越。他说:“我13岁左右的时候,我的家庭美好,父母很好,他们很爱我,不打我,他们教育我尊重别人,我还有个兄弟住在,只不过后来我选择错了。我开车杀了人,五年半,这个事情让我有点混乱。”22岁的时候,他终于又回到了家,在家里呆了六个月,这个时候,他仍然还是一个囚犯的思维,不希望任何人看不起自己。他很懊悔,“后来我和我的女朋友在一个加油站,有两个家伙不停的我的女朋友和我,他们不停的我们,我崩溃了,我捅了他一刀,杀了他,然后就被判了无期徒刑。”后来,他甚至越狱,但是被卡在栅栏里血流不止,醒来的时候,一架医用直升飞机把他带到了这里,一直呆到现在。

  “我被关快十年了,但是我已经蹲了27年的监狱了。”另外一个囚犯说,“我武装抢劫,,射杀了一个人,其实我没有想,我想朝天空开一枪,然后子弹打在天花板的钢筋上,反弹到了砖墙,再到他(被害者)脚下的钱柜。”因为一颗反弹的子弹,他被并关被带到了这个超级监狱。“1996年,这是过去17年来最懊悔的一件事情。”他很懊悔,根据当时的政策,他有机会假释,但是后来由于政策更新,他的假释被取消了,“我生活的希望全部都没有了。”

  另一个囚犯说最沮丧的事情是已经五年没有人来看过自己了,“以前我的家人每年都会来探访我一次,但是途非常遥远,3000英里,每次时间只有一个小时,现在我的母亲已经73岁了,我只能给我兄弟打电话,这是我唯一与的联系。”

  监狱的工作人员说,跟这群人打交道,维持正常都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在这里至少需要12个小时保持高度,因为可能随时发生事件,所以这份职业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女性监狱工作人员就更不容易了,女典狱官说:“干了这份工作之后,会对其他的事情不那么信任。”

  一位年轻典狱官说,刚来的时候,他亲眼目睹囚犯的行为,他的内心受到了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