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交所应证监会之指令停止辉山乳业股份买卖

  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曾对辉山乳业出现“洗仓式”下跌后停牌发表看法,有市场声音认为监管部门应该加强监管一事表示,的监管制度稳健,一旦发现问题会执法,他强调监管要求不会因特定的公司或人士而改变。

  2016年12月16日,以善于发研究报告的做空机构浑水发布了一篇针对中国辉山乳业的报告。

  在这份长达47页的报告里,浑水列举了辉山乳业至少从2014年开始便发布虚假财务报表,其价值接近于零,并指出一系列问题,比如,辉山乳业所称的苜蓿自给自足是谎言;辉山乳业在其奶牛养殖场的资本开支存在夸大行为等等。

  这一重磅导致辉山乳业12月16日11点12分紧急停牌,并于当晚发布报告,对浑水报告进行了逐条,否认了浑水的一系列,并保留采取法律措施的。辉山乳业当时还强势回应称,浑水的毫无根据,包括各种失实陈述和恶意。

  2017年3月24日,辉山乳业在3月24日上午暴跌85%,股价收于0.42港元,午后紧急公告停牌,当日市值蒸发超过320亿港元。90%的断崖式下跌,创辉山乳业历史最大跌幅,股价刷新历史新低。

  辉山乳业股价的异常,初现于2015年。有市场消息称,这家公司聘用资深财务总监,进行市值管理,在股市这个本来估值较市场低的地方,辉山股价却大涨,市值一度接近行业巨头蒙牛乳业。

  市场传言称,辉山乳业、大股东杨凯挪用上市公司30亿元投资沈阳房地产,结果资金难以收回,现金流断裂,最终被银行发现相关资金票据造假,进而导致资金不计成本地抛售股票,引发市场踩踏效应。

  从公司的年报来看,截至2016年9月30日,公司的资产负债率达到了62%。辉山的股权非常集中,截至2016年12月,大股东杨凯持有73.21%的股权。

  2017年4月10日22时40分,辉山乳业称,上海法院现已裁决冻住辉山乳业、辉山乳业(我国)有限公司、辽宁辉山乳业集团(沈阳)有限公司、杨凯及其老婆的财物,金额合计约5.46亿元人民币。此外,辉山乳业收到了来自汇丰银行的借款协议违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