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学中的休闲不是纯粹的“歇息

  休闲一般包含两层内涵,一是消除体力上的疲劳,恢复生理的平衡;二是获得上的慰藉,使心情得到放松。

  社会学视域中的休闲,是指在非工作时间内以“玩”的方式进行身体休整和心理纾解,进而达到恢复体能、愉悦身心的目的,为从事下一周期工作储蓄能量,可以说休闲既是一种智能补充体能调节,也是一种舒缓心验。休闲一般包含两层内涵,一是消除体力上的疲劳,恢复生理的平衡;二是获得上的慰藉,使心情得到放松。

  休闲作为人类文化的一部分,反映着整个社会的风貌,与某一时代的、经济、文化等紧密相关,人们正是通过休闲对自身生活方式进行思索和矫正,从而构建意义上的世界,形成一种对社会发展具有平衡作用和弥补功能的人文力量。经济学意义上的加班,一般是指在法律制度的工作时间之外,另行延长工作时间或占用休息日增加工作量而又不能进行补休的工作方式,加班对于绝大多数个体能够增加一定收益,对于社会也可增加相应的物质财富,这是毋庸置疑的,特别是在经济不发达和收入水平较低的地区或企业,人们通过获得加班机会多领取一些薪水,籍此改善生活条件提高生活水准。但随着收入水平达到一定程度,人们则需要增加休闲用以提高生活质量和品位。然而,由于我国很多地区人均收入长期在较低水平上徘徊,很多人对休闲的认知和享用都还处于原始层面,往往将休闲看成纯粹的“歇息”。实际上,无论对于社会个体而言,还是对于整个社会来说,休闲以及与之相关的休闲产业,在当下已经和正在发挥着积极功效。

  休闲与加班一样,其衡量标尺都是时间维度,其中休闲时间包括:个人接受各种教育的时间,开发智力的时间,履行社会职能的时间,进行社交活动的时间,自行运用体力和智力的时间,等等。可见,休闲是为了高质高效地工作而进行“充电”的重要方式之一,其经济价值和社会意义丝毫不亚于加班。同时,随着收入的不断上扬,加上假期的逐步增设,人们形成了对休闲时间和休闲产业的巨大需求,也就是说,一俟有了和时间,如何安排和度过休闲时光,已成为当下社会关心关注的热点话题,譬如,近年来关于假日经济进行的广泛而深入的讨论,就是对这一热点话题的具体展开。

  尽管近40年来我国经济实现了长足发展,人们收入水平也有了很大提升,但最近几年由于我国经济处于稳中求进的增长状态,低收入人群还占有较大比重,一些企业经营管理还不尽规范科学,因此,职工和管理人员加班仍然是一种常态现象。根据我国劳动法和地方法规的有关,可以适当适度地延长劳动时间或在休假日安排加班且必须支付相应的报酬。但是,时间是一个,除了相对稳定的正常工作和休息时间外,加班如果多了,休闲自然就少了。从这个意义上看,加班是为了获得更多收入,增加休闲也是为了增加更大收益,这就构成了休闲与加班的交替关系,即两难选择。

  过去人们常说,不会休息的人就不会工作;现在我们要说,不会享用休闲的人就不会工作。在我国古代农业文明社会中,虽然农耕生产力不甚发达,但人们的休闲方式却非常讲究,并带有浓厚的文化意味,如鉴花赏月、品茶闲聊、吟诗作画、弈棋鼓琴、栽花垂钓等等,这些都是积极健康的休闲表征。如今现代人的生活水平明显提高,休闲的方式也变得丰富多彩。正如亚里士多德所说,“休闲涉及人的幸福,是一种与教育教养、美德相关的文化理想,是一个人需要终生奋斗追求的目标”。马克思关于人的全面发展的阐述与论断,就与缩短工作日和改善经济条件,即休闲的增加和享用水平提高直接相关,只有不断增加休闲时间,不断改善经济状况,人们才有可能实现全面发展。由此看来,在休闲与加班这一两难选择面前,加深对休闲的认识和理解,是作出研判和正确抉择的首要前提。

  由于人们需要休闲享用休闲,社会就产生了对休闲产业的巨大需求,这无疑给休闲产业的快速发展提供了有利机遇和广阔空间。但必须指出的是,目前在我国许多都市中迅疾成长起来的休闲产业,仅仅是闲暇业的一个组成部分,绝非其全部内容,从社会学角度看,休闲只是享用闲暇的一种方式,餐厅、咖啡吧、茶坊、陶吧、健身俱乐部、游乐场、电影院和剧院等,这些都是满足身心需求的休闲场所,它们也分别以各自的目标市场定位,确定发展的特色和主题,在闲暇时间,除了以休闲方式放松自己、锻炼身体外,还必须以其他方式增进智力、完善自己。因此,以学习培训为手段的继续教育、到图书馆、博览会浏览与参观,以及不受时间地点的个人阅读,都是人们利用闲暇时间获取知识、提升能力的有效途径,从这个意义上就不难理解闲暇业比休闲业具有更丰富的内涵和更广泛的外延。